历史上的通胀有什么教训?

全民财经网2019-05-23

每当经济波动,关于通货膨胀的担忧,总会泛起。 “如何避免通胀?”不少朋友,都曾经这样问过我。可以说,对通胀的恐惧,深深烙在软阶层的集体记忆中。通货膨胀的关键,在哪.

每当经济波动,关于通货膨胀的担忧,总会泛起。

头条新闻 http://www.itvgov.cn

“如何避免通胀?”不少朋友,都曾经这样问过我。可以说,对通胀的恐惧,深深烙在软阶层的集体记忆中。通货膨胀的关键,在哪里?或许中国货币的历史,最有资格回答。 一元特卖 http://www.1ytm.cn

货币史:抖小聪明的错乱史

头条新闻 http://www.itvgov.cn

什么这样说?世界上最早的纸币,是由中国发明的,就是中国宋代的交子。有趣的是,即使海外学者也承认,13世纪中国就提出了古代版的货币理论,由此可以看出中国人货币理论水平高出同时代欧洲人。不幸的是,最早的恶性通货膨胀,也发生在中国。

麻城教育网 http://www.machengedu.cn

交子和后来的纸币会子,最初信用不错,贵过金银,最后却走向通胀。“宋高宗年间(1141年),米价曾经一度是100文一斗,差不多一百年后,第十八界会子200贯纸面价值为20万文,却还买不到一双草鞋,“以更易关子以来,十八界二百不足以贸一草履,而以供战士一日之需……饥寒窘用,难责死斗”。 银价网 http://www.yinjiaw.cn

中国纸币历史,可谓一部抖小聪明的错乱史。历史学者钱穆一言以蔽之,“宋、元两代用钞票,均有滥发之弊病”,更不用说千年之后的民国法币与金圆券。 银价网 http://www.yinjiaw.cn

那么,纸币的崩溃为何反复发生,从中可以学习到什么教训?过去的历史记录,其实存在不少空白。历史学依赖于文字记录,然而记录历史的人,往往不了解或者漠视金融。真实金融的历史,存在于金融家政治家密室中,也存在于无数大小商贩的琐碎交易里。货币史与金融史的研究,还有太多空间,需要研究者持续努力,也是为此,银价网,数年前我在《白银帝国》一书中,梳理回顾了中国的货币史。这本书已出台湾版,未来还将在耶鲁大学出版英文版。 爱家网 http://www.lovejia.cc

如何监管监管者

麻城教育网 http://www.machengedu.cn

梳理中国货币史,在历史的演绎与重复中,会发现一些耐人寻味的规律。比如,中国提前发明纸币,却多次出现通货膨胀,关键在哪里?我认为,其中关键在于国家信用的边界。 银价网 http://www.yinjiaw.cn

法币的流通意味着国家信用的放大,而过去强势皇权政府之下,帝王行为,决定了货币政策走向。正如一句老话所言,“统治者通过控制货币供给来管理经济”。 一元特卖 http://www.1ytm.cn

也正因此,问题在于,谁来监管监管者?从历史来看,政府接管私人纸币发行之后,初期往往能够发挥纸币的优点,缓解通货紧缩而对经济有所裨益,可惜的是,这样的美好开局很难被坚持到最后,没有约束之下,滥发的诱惑随时间或者政治需要而滋长。 本文来自武汉新闻网 http://www.wh-edu.cn/

普遍的观点都承认,货币的重要性导致其不能假手人。那么,政府是否必须对货币负责?这就引出监督的问题:如果赋予政府对货币过大的权力,如何监管与限制?各类惨痛教训暗示这一问题并不容易回答。回顾一下列宁的名言,“毁灭一个社会的最有效的方法是毁灭其货币”。货币主义大师弗里德曼认为,这句话戏剧性地表现了货币的力量。对于货币的管理,可能的出路在于通过制度设计,使得政府在履行职责的同时能够被监督,“使政府能对货币履行职责,然而同时还限制给予政府的权力,并且防止政府以各种方式使用这个权力来削弱而不是巩固自由社会”。如果从这个角度观察,会发现东西方的货币道路的分野。

本文来自武汉新闻网 http://www.wh-edu.cn/

中西方货币发展的分歧在哪里 一元特卖 http://www.1ytm.cn

中国纸币交子以及其后继者的兴起与没落,很大程度上,也折射出东西方对货币的价值分歧。 头条新闻 http://www.itvgov.cn

从古希腊开始,内在价值就是西方货币的一个必要条件。权力或者法律,并不足以赋予货币(更不要说纸币)价值,也就是“充当货币的商品价值起源于它们作为商品的交换价值”,甚至在大部分时间人们可以自由铸币。也就是说,只要支付铸币税,人人都可以去铸币厂以金银换成货币。 银价网 http://www.yinjiaw.cn

进一步而言,这也得益于西方诸侯林立、分裂竞争的局面,没有一个大一统政府垄断货币之发行。与之相反,东方帝国在历史上就主张货币为政治服务。无论货币理论还是货币政策都强调统治者对货币的创造作用,也就是“赋予货币价值的是统治者手中的印章,而不是货币的内在价值或者交易价值”。

本文来自武汉新闻网 http://www.wh-edu.cn/

在这样的逻辑之下,货币政策施政重点往往在于如何使之更好地为国家或统治者服务,经济考虑往往不是首要因素,政治考量成为第一关键。强大的统治者,好像对于自身管理宏观经济的能力一直很自信,所以有学者如是评价中国古代统治者对于货币的理念,“如何通过相关政策安排,使统治者能够熨平时而匮乏、时而充足的经济兴衰周期,以满足本国人的物质需要。为了达到这一目的,统治者可以通过调节货币供给量,来保证物价水平稳定和物品供给充足”。

头条新闻 http://www.itvgov.cn

你可能喜欢的:
猜你喜欢